蒲門子場:最后的咸澀風情


發布時間:2016年01月04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蔡榆 

標簽: 鄉村印象   往事隨風   風土人情   

鹽場全貌。
過濾沉淀后的海水,經此進入鹽坦。

她,是地處浙江省域最南端的一處鹽場,但在海峽彼岸的學者筆下,寫有一段相對完整的身世;

她,是否經歷宋季的咸風澀雨尚待考證,但作為明朝南監場的子場,不可否認她是最后的遺存;

她,因為今天經濟格局的新規劃而讓位,曾輝煌兩浙鹽業史的歷程,無奈歷史巨浪而戛然而止……

對于食鹽,大家并不陌生,我們每天一日三餐離不開它。而在2011年,因為日本“3·11”地震引起的核幅射恐慌在國內引發的食鹽搶購風,或許大家還都印象深刻。

本文所涉即為浙江最南一處鹽場的故事。

溫州,曾經是浙江全省的重要產鹽區,一個因鹽而產生的“永嘉場”,不僅僅是一個地名,而是成為一個地域的集體記憶,更成了體現溫州厚重積淀的文化符號……

沿浦灣里的鹽場

《大清帝國全圖》里的溫州全境,有“沿浦港”的出現。而本文所涉及的鹽場,包括下在鹽場在內的“馬站鹽場”,位置就是這個港區的所在——沿浦灣內。

《蒼南縣交通志》稱,沿浦灣,灣口東起霞關,西至虎頭鼻,寬度約為3公里(內側最寬處4.7公里)。灣口南接福鼎沙埕港口,北入下在村所在的宮尾、鄭厝沿岸,內伸長6公里,面積有19平方公里多,水深2米,沿岸是沖積平原,灣內泥沙仍在淤積,全灣已有四分之三的面積為涂灘。低潮露面只有0.1-3.6米。據該交通志的說法,這里是發展養殖業的理想海灣。

另據《浙江省地理》一書有關全省的氣溫分布來看,省內18℃等溫線自甌江口經飛云江、鰲江中游往南至浙閩交界處,大致與海岸平行,線以東的瑞安、平陽一帶的浙東南沿海地區,年均溫高于18℃,為全省年均溫的高值區。

在沿浦灣內的灘涂上,有下在、新塘、陡門頭等鹽田沿海岸線分布,共有1500畝左右。雖經幾度變革,基本構成了1954年創辦的“馬站鹽場”生產基地,是“蒼南取之不盡的鹽源”之所在。

最晚明朝開場曬鹽

說到鹽場,溫州歷史是無法繞過“南監場”。

《宋史·食貨志》載:天圣中,浙江省內的杭州、嘉興、溫州、臺州、寧波各設一監。這“溫監”即天富南北監。

“天富南北監”則有二場:天富北監場,落在浙江臺州的玉環一帶;天富南監場于乾道年間遷置舊平陽縣十一都,元初沿仍舊址。舊平陽縣十一都,在民國年間并入新置的“江南鎮”,大致范圍在今天蒼南縣龍港鎮(即“中國第一農民城”)蘆浦辦事處一帶及周邊區域。

到了明朝,朝廷在天富南監場置鹽課司,下設兩個子場,一為平陽縣全萬鄉的沙塘子場;另一個是蒲門子場,在招順鄉(該鄉民國年間改稱“蒲門鄉”,轄域基本不變,大致范圍在今天蒼南縣馬站一帶及赤溪些許地域)。這些在明嘉靖《溫州府志》中有明確記載的。

鹽作生產的部分工具。

入清之后,沙塘子場與蒲門子場,依舊承擔著官方下達的產鹽任務。

綜合各時期資料來看,落在沿浦灣一帶的蒲門子場,在歷史上,與天富南監似乎有著一脈相承的關系。民國《平陽縣志》認為,(昔日平陽)萬全區之永豐湫、蒲門區之沿浦,最晚在明朝均已開場曬鹽。

而據學術界的觀點,從明清以來的海鹽產區,基本上沿海岸線分布,且變化不大。即便是海岸線有所移動,海鹽產區也會隨著跟進,而不是脫離。一句話,海鹽產區的存在,始終依托海岸并可謂不離不棄。另一個意義在于,由于海水的成份是恒定的,只要海岸線不變,鹽場是可以延續的。

有這層關系,基本可以斷定當年的蒲門子場,與如今分布于沿浦這一帶的鹽場,基本同一。

海峽彼岸的記載

海峽彼岸于民國六十八年刊行的《中華鹽業史》(陳立夫·版別未明)一書,記述了浙省各鹽區的簡史,其中就有同處昔日平陽境內的南監場與沿浦區的往事,而且二者時合時分的情節均清晰在冊。

作為全國海鹽重要產區的浙江,北自杭州灣,南至與福建接壤之平陽縣,海岸線綿長二千余里。在著作者陳立夫看來,兩浙的鹽產區分布甚廣,全區鹽場,歷代雖屢有增廢,但到清末尚存31個場。

入民國以后,時有裁并。民國八年,包括落在溫境之內的長林(在樂清)、南監(昔屬平陽)、雙穗、上望(二者均屬溫州瑞安)等在內共計25個場,為全國設場最多之產區。

破敗的鹽倉。

位于平陽縣鰲江之南的南監場,場境范圍東西距20里,南北距120里。原來也稱“南監坦鹽局”的它,于民國五年改為“南監場”。全場分為三區,除江南區、楊廛區外,另一個則是“沿浦區”。據民國十一年至十八年統計資料,當時南監場全年產量,平均每年約為47000擔。所產之鹽,專銷平陽本縣及售作漁鹽。

民國二十年,全浙鹽產區裁減為十五場及三區。屬浙東者,有包括長林、雙穗、南監、北監等十二場,余為浙西三場;“三區”則為金山區(上虞)、東江區(紹興)及地處平陽之極南的“沿浦區”。

沿浦區,又在此后的民國二十八年、三十五年間兩度變更隸屬關系,先劃歸閩區管轄,后又復歸本區南監場管轄。

到新中國成立前,鹽場歸屬有過幾經更改。雖然名稱歸屬有所變化,但“生產地”依舊沿襲,以分布在沿浦灣一帶的鹽田為主。

由此不難看到,沿浦灣一帶的鹽場,不間斷地在省內的鹽業生產史上閃耀著自己華麗的身影,甚至闖入《中華鹽業史》。

積淀豐厚的鹽場

多年前,筆者在下在鹽場采訪時,老場長徐定樹告訴我,他自1977年擔任鹽場場長,直到1982年退休。據他的說法,當年提出析平置蒼的分縣議案,就是在省第五屆人代會上,由他與南港片其他幾位代表聯名提議的。

從他的憶述中,我們仿佛感受到那一段歷程背后的輝煌。

上世紀90年代初,鹽工在掃鹽。

老人告訴我們,在他擔任場長的年代,鹽場已更名為“地方國營馬站鹽場”,下分8個工區,分別為下在、沿浦、新塘、李家井、嶺尾、外垟、陡門頭、三茆。他稱,上世紀70年代末期,整個平陽地區的財政收入,鹽稅占到一成。特別是馬站鹽場,以270擔左右的年畝產量,居全省前列。這也使他獲得了一些榮譽。

除了新編《蒼南縣志》寫有相關鹽業生產的章節,在新近一些由當地宣傳部門編的《蒼南輝煌30年》、李金珊等人編的《蒼南建縣30周年紀實》的冊子上,均未提及有關鹽業生產的歷史與發展。此事令在世的他頗感遺憾。

昔日的輝煌,或許,已隨著鹽田的續荒棄而早已模糊;也或許是其它原因而被遺忘……

據了解,理論上目前尚有1500余畝曬鹽面積(其中村辦鹽場600來畝),但僅有屈指可數的幾塊鹽田,在做最后的“掙扎”。

徐老場長生前還提及這樣一個細節,稱當年的鹽場,曾分為五堆,每堆都有各自的名字。在憶述中,老人家只記得其中一堆叫“公”(音)。據說還有一個什么印鑒,但已不知下落。

筆者在翻閱《中華鹽業史》一書時,很意外地在“南監場”中找到有關“沿浦區”身世的一些記載。

書中稱,沿浦區,位于平陽縣之極南,鹽區綿亙十余里,原屬南監場管轄。全系坦曬,計有坦地五處:下材(今“下在”)、新塘、外垟、陡門頭、中墩(在蒼南縣赤溪)。書中還說到,地處港灣的沿浦區,因港汊紛歧,交通不便,但距鎮下關(今稱霞關,地處浙江最南)較近,于是在民國十九年劃歸鎮下關分局管理,鹽區分為五堆,曰“溫、良、恭、儉、讓”。

另據民國《平陽縣志》載,民國十二年十月,南監場曾有“壇鹽歸堆”之舉,總共設官壇766座,以備各區坦戶就近儲鹽之用。當時定“沿浦官壇276座,劃為五區,筑堆廠五所”??磥硭^的“堆”也不是無厘頭之說。

這兩段文字,與老人的憶述如此吻合!這讓我們感到非常驚訝。特別是海峽彼岸的學者,其筆端寫有一段堪稱時空旮旯里的往事且如此詳細!實在難得!而在目前所能見到的國內同類著作中,竟然一片空白。

上述這些細節與老人憶述中的殘缺事實,不但很好地從一個側面相互印證這個產區當年在平陽全縣的產鹽地位。重要的是,在這樣一個瀕臨消逝的鹽場,我們如此幸運地拾撿到一段幾近消亡的積淀與記憶——老人所說的“公”(音),其實就是“溫、良、恭、儉、讓”中的“恭”!

我們知道,“仁儀禮智信,溫良恭儉讓”,是儒家傳統所提倡的待人接物之美德與準則。但是,將底蘊如此深厚的五個字,用以命名鹽場,究竟有何寓意呢?會不會前面五字用于其它鹽場呢?這幾個字的運用,是為防止在利令智昏時放縱良心突破道德底線嗎?

如果是,這與當下食品行業屢被曝光出的令人心驚肉跳的齷齪行徑相比,我們不得不敬仰前人的道德水準,哪怕是對海鹽的生產,都滲透著如此高標準的傳統文化力量,以作約束!這讓今天的我們沒有理由不反思。

鹽工老徐。

即成追憶的鹽場

據2011年4月份的《中國國家地理》雜志刊出的《鹽專輯·下》內附《中國主要海鹽區分布圖》來看,全國目前從北到南,分別有渤海、黃海、東海、南海四個鹽區。分布于“東海鹽區”里的閩、浙兩省,已見不到曾經輝煌鹽業史的溫州轄地在此行業的延續。

歷來為浙江鹽產史上“重要篇章”的長林場、永嘉場、雙穗場、南監場,早已宣告缺席!

荒棄的鹽坦上瘋長的野草

據新編《蒼南縣志》有關鹽業生產的章節稱,上個世紀80年代,由于鹽田的自然退化、鹽價偏低、鹽民重農商而輕鹽業,導致大片鹽壇廢棄。至1990年底,蒼南縣僅存3個鹽場,分別為蘆浦鹽場、馬站鹽場以及沿浦鄉聯辦鹽場。

“先祖”為南監場的蘆浦鹽場,在上世紀70年代毀于臺風,又遇文革之亂,最后漸成荒灘。進入新時期后,經重建擴展,曾于上世紀90年代初成為省級標準化鹽場。但在2005年,隨著臨港產業園區的推進,蘆浦鹽場開展報廢工作,從此消逝。

而地處沿浦灣這些鹽田,在生產成本高、質量不佳、鹽民棄業從商等多種因素交相困擾中相繼停產,走向沒落;又因為省內第一家臺灣農民創業園區“農副產品加工基地”落戶于此而宣告鹽產區徹底退位。

一度稱“蒼南取之不盡的源鹽產地”、經歷幾多風雨滄桑的鹽場,在輝煌逐漸褪色之后,作為昔時南監場所轄子場中惟一遺存至今的鹽場,從這個時刻起,蕩然無存了!最晚可以從明朝開始書寫鹽業史的蒲門子場,也就帶著咸澀風情徹底告別歷史舞臺了!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腾讯欢乐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