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甌王廟的前塵往事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16日 文章出自:用戶投稿 作者: 蔡榆 

標簽: 文化苦旅   社區推薦   

對溫州而言,“東甌”二字,是一個代名詞,而“東甌王”,又是怎樣一位歷史人物呢?他在溫州的歷史上,有著怎樣的影響?他與東甌國之間的往事是如何在歷史深處演繹?

借助史家觀點與史料,嘗試勾勒東甌王的歷史軌跡以及東甌王廟的前世今生……

一對母子走過東甌王廟的老門臺。

東甌國的片段

翻開厚厚的我國第一部正史《史記》,在那風起云涌的歷史長河中,“東甌國”、“東甌王”等歷史片段,似裊裊云煙縈繞其間。相關的歷史記載,容量有限及諸君解讀角度的不同,學術界爭論已久。

東甌王塑像。

1.謎般東甌國

一般的,大家都認為,關于“東甌王”的記載,從騶搖開始才有涉及。騶搖出生時間大致在秦漢之際,但具體生卒年份不詳,其身份系越王勾踐的七世孫。

在如今所能見到相關史料的只言片語中,我們可以大致地了解到有關騶搖的人生片斷——

他曾經以都尉之職,率部參與劉邦、項羽的楚漢之爭,逐鹿中原,平定三秦,統一關中,并最終為劉邦在楚漢決戰的勝利有過貢獻。西漢政權建立后,騶搖因“擊項籍(羽)有功”而被封為“海陽侯”。到了漢惠帝三年(前192),因為“搖功多,其民便附”,乃立搖為東海王,都東甌,世俗號為東甌王。

清康熙二年(1663),著名學者朱彝尊歷游永嘉時曾拜謁東甌王廟,他應邀寫下一文(此文在200余年后勒石,稱《東甌王廟》),稱自己在讀秦漢之際這一段歷史時,對于“東海王”騶搖的往事相當感慨:

“(東海王)報仇雪恨,無異(張)良(田)橫之所為,及諸侯畔(叛)秦,王率越從鄱君(吳芮)入關,滅秦,漢擊楚,王率越佐漢滅楚”,并盛贊騶搖“可謂豪杰之士矣”。

“東甌王”的俗稱與“東海王”的實稱,就這樣在騶搖身上有了交叉,這也是誤以為東甌國的歷史從騶搖開始的原因之一。按理說,“東海王”是法定封號,而歷史卻讓騶搖以“東甌王”相稱,據稱乃“世俗”使然。既然“東甌王”這一稱號成為慣性之俗習,看來其間歷時必久矣。

東甌王廟的碑刻

遺憾的是,此前的幾代東甌王事跡,在歷朝所編有關溫州方志中均失載,成了一個歷史的斷裂層。

2.歷史當前溯

翻閱《甌越文化叢書·溫州歷史人物》(戈悟覺主編 作家出版社)一書,便是由胡雪岡先生撰寫的《騶搖》開篇。胡雪岡先生認為,“東甌王”一說,其實并不始于騶搖,而是騶搖的先祖?!对浇^書·佚文》中記載,“東甌,越王所立也,即周元王四年”,而這個時間是越王勾踐二十五年,此際已有東甌的建立,轄域范圍相當于今天溫、麗、臺等三個市的范圍。
 

史料《顧氏家乘》中稱,“騶搖先世,周時王東甌”;《史記·越王勾踐世家》稱,后七世,至閩君搖,佐諸侯平秦。幾者相互佐證中,胡雪岡先生認為《越絕書》的記載是“信而有征”——東甌國的開發歷史更應該由騶搖再往前溯。

東甌王廟的建筑石雕。

胡珠生先生生前曾在《關于東甌古史的幾個問題》一文中表明:早在春秋末年,東甌便已立國,一世東甌王則以“敬鬼”和“高壽”著稱于世。而蒙文通先生的遺著《越史叢考》中,也曾有類似闡述:勾踐在“周元王四年滅吳”一事之前已立東甌。他們認為,東甌王國的開國史,絕非始自漢惠帝三年(前192)對騶搖的封號,而是還可上溯,甚至可推前200余年。

3.內遷江淮地

在騶搖“都東甌”后的歲月里,吳王劉濞開始造反,史稱“七國之亂”。在這一場動亂中,獨東甌隨從吳國。吳國被攻破后,吳王投靠當時駐扎于今江蘇丹徒的東甌軍隊。由于東甌國此前已接受漢政權的懸賞,在得到指令后誘殺了前來避難的吳王。此舉從某種意義上說,讓東甌人避免了一次被誅殺的機會。

此后,吳王子劉駒逃往閩越,勸說閩越人攻擊東甌,以報東甌人殺其父的大恨深仇。在劉駒的唆使下,閩越在西漢建元三年(前138年)出兵圍困東甌,東甌國派人向漢王朝告急并救助。漢武帝隨即遣兵從海路前往解圍,在漢兵未至之際,閩越人已引兵而去。但東甌懼怕閩越的騷擾,于是請求舉國內徙至中原地帶,保全東甌國子民。

據史料中稱,東甌王廣武侯望,率其眾四萬余人,遷往江淮之間的廬江郡(即江蘇揚州、淮安一帶)。學界認為,這是第一次東甌國人向江淮大地遷徙的記載。

胡珠生先生認為,東甌王廣武侯望的率眾內遷,實際上就是東甌國在浙南大地的終結。這一年是公元前138年。距離騶搖封“東海王”,已是半個世紀后的事了。

修建后的東甌王內景。

東甌王的地位    

1.“永嘉地主”

曾經的“東甌國”在歷史長河中消逝了,但“騶搖”,作為溫州先祖,成為正史中有關東甌歷史的一座重要地標,地域文化一個重要符號,一直在史籍中閃耀。

騶搖死后,據載葬在甌浦垟一帶,還曾立廟祭祀,這東甌王廟最初落在海壇山麓。明洪武初年,欽定為漢東甌王神,世稱“永嘉地主昭烈廣澤王”,每歲農歷三月(光緒永嘉縣志稱二月)初八致祭,祭品為豬一頭。

在元至正十八年,廟址曾落戶于狀元坊內(大致在望江門打繩巷一帶)。明宣德年間,郡守何文淵在華蓋山下為“東甌王”建廟。

據明王叔杲《重修漢東甌王廟記》一文稱:明成化間,郡守三山(福州舊稱)項澄命邑令文林厘正郡祀,淘汰那些沒有納入官頒祭典的神靈。以東甌王舊廟規模太小與其地位不對稱為由,毀東岳廟里的其它神像,借此專奉東甌王,且改寫廟額,“崇正祀焉”。

嘉靖初,鑒于“歲久,垣棟漸傾圮”的頹廢廟宇,王叔杲與民間人士經協商后,鳩工簡材,易朽蠹,涂丹艧,累甓為壁,撤橋為臺,面衢沖,樹門屏,望之金碧輝燦,蒼翠森交,閎麗埒(音烈,意為相等、等同)帝居焉!

“東甌王”從騶搖開始有了欽定的祭祀吉日,而其廟宇的恢宏氣勢又堪比“帝居”,與其它諸神相比,他在溫州俗神間的地位,真乃非同尋常。

2.人文初祖

對東甌王及供奉的空前重視程度,究竟有著何種背景呢?王叔杲在《廟記》中的一段話,或許可看出些許緣由——

夫甌故荒服,草昧蒙翳……而肇邦綏化,則王攸始。睹平成者念明德,享粒食者誦思文王之功,美哉遠矣!朝錫祀典,而邦之人士伏臘瞻祝,期修之世世勿替,斯固美報,不容已也!

從廟中曾經有過清末翰林余朝紳所撰一聯來看,溫州民間祭祀東甌王的動機應該更為明確:漢廷異姓封王,禹后果然明德遠; 甌海生民初祖,越亡長此世家存。

在坊間以“甌海生民初祖”相待的東甌王騶搖,據稱在管理東甌國期間,使昔日社會的生產、文化得以迅速發展,改變了甌人的落后狀況,因“功勛卓著”而深得擁護。再者,東甌國的出現,不僅是溫州歷史上第一個見諸記載的行政建制,也為此后2000多年溫州行政區域建制奠定了基礎。

3.民間致祭

在《半山藏稿》(王叔果 著)中,王叔果撰有相關東甌王的篇什如《題東甌頌德冊》、《祭漢東甌王》、《重建漢東甌王廟上梁文》等,可見明朝期間東甌王在民間所受崇拜的程度。

王叔果《祭漢東甌王》一文中這樣寫道:惟王肇封炎漢,崇祀皇明,厥有功德,今古攸徵,相茲海國,并麗龜氓,御災賜福,允賴威靈,頃屬春旦,實王降生,載忭載忻,士庶咸丞有牲斯碩,有酒斯馨,殷薦時若,儼陟在庭。

王叔杲為東甌王的祭祀寫下迎神、送神二歌。歌曰:

九山玉映兮,奠茲華堂。湘濯清泉兮,于薦群芳。

玄馭乘風兮,恍矣鏘鏘。龍吟鳳舞兮,冕黻斯皇。

顧瞻舊邦兮,于焉翔徉。(迎神)

陟降于鑠兮,電掣云揚。靈光上燭兮,羌歸帝旁。

裸將孔時兮,駿奔靡遑。昭烈廣澤兮,天高海長。

愿徼明休兮,惠我無疆?。ㄋ蜕瘢?/p>

明萬歷四十二年(1614)十一月,自稱為“東甌王”裔孫的泰順知縣歐陽希亮,在宦游途中目睹修葺一新的廟貌而興思本源,欣崇祀而感仰前哲!他以深沉的情感,緬懷了先祖的豐功偉績。他的文后經勒石刻碑,題為《告祭漢東甌王文并序》。

在《重修漢東甌王墓記》(清·王璥)一文中,我們也得以窺見直到晚清時期,每逢歲時伏臘,邦之士民,莫不置禮列饌拜于東甌王廟。遇瘟疫水災,禱輒有應。人益敬之。
 

隨時光的流逝,今天的我們,對這個習俗已日漸模糊……
 

東甌廟的修葺

有材料稱,東甌王廟完整范圍占地面積約5500平方米,包括原華蓋里小學、原老年大學、溫州五幼等。共由三路建筑組成:北路為月光池、北邊門、東甌王廟小殿、娘娘廟;中路軸線上依次為大照壁、山門、戲臺、八角池石橋、東甌王廟大殿、東甌娘娘廟;南路為南邊門、東岳廟小殿、東岳娘娘廟。三路建筑群共用大庭院,庭院南北布置廂廊。

而如今的東甌王廟,僅余磚石結構門臺一處。平面呈八字形,三間式,闊9.8米,青石臺基高0.4米,中間設垂帶踏跺,正間門額中嵌楷體直書“東甌王廟”青石匾,左右次間為照壁式,懸山頂。

2011年8月4日,東甌王廟重修開工典禮在此舉辦。重修一期工程,投入經費預算1140余萬元。整個工程包括除門臺修繕,東甌王廟內照壁、月光池、廂廊和東甌王大殿等相關設施的恢復外,還開辟陳列館展示東甌國歷史文物。

依照既定議程,有關方面負責人持香叩首致祭,宣讀祭東甌王文。

說紀念始祖、追溯家鄉歷史,我們不由想起朱彝尊在《東甌王廟碑》中一段文字:
“蓋王之國,楚實覆之,項氏雖非楚后,而世為楚將,安知覆越者之非項氏也?然則王之不附楚而佐漢也明矣!方其喪國于楚,廢于秦,版圖入丞相府,越人終保而不散,以瘡痍未起之眾,馳數千里,犯強虎狼秦。及漢軍垓下,黥布、(韓)信、(彭)越,期會不進,而王之用命,若蹈湯火,蓋國恥未雪,王之心有不忍一日懷安者,是可謂豪杰之士矣!”

字里行間充滿了對東甌王“佐漢”的戰略眼光、對他實現“越人終保而不散”的明智抉擇、對他未雪國恥不忍一日懷安的堅強毅力表示敬佩。朱彝尊認為,東甌王“英毅果銳之氣,百折而不回,歿為神明,廟食于千載,宜也?!?br>

版權聲明

凡中國國家地理網刊登內容,未經授權許可,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已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違反上述聲明的,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要評論?請先 登錄 或者 注冊 ,您也可以快捷登錄:
腾讯欢乐捕鱼